首页 都市 做局

第2125章 挫败感

做局 易克1 4721 2022-01-12 18:15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做局最新章节!

作为松北县的一把手,不能彻底让自己的权力和意志得到舒畅施展,这是让苗培龙很郁闷的事情,而阻碍自己施展权力和意志的绊脚石,就是乔梁。

虽然乔梁和自己平级,但在苗培龙的意识里,自己才是松北县的一把手,只有自己才能掌控松北绝对的权力,在松北,他不容许任何人向自己的权威发起挑战和挑衅。

在乔梁来到松北担任县長之前,苗培龙做到了这一点,乔梁的前任盛鹏虽然几次不服想挑战自己,但都被自己采取有力措施结结实实压下了,几次试探之后,盛鹏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但自从乔梁接替盛鹏上任松北县長之后,苗培龙逐渐感到了威胁,这威胁正越来越大,这威胁正成为让自己寝食不安的巨大挑战,切威胁和挑战都是乔梁带来的。

作为昔日的老弟,苗培龙之前是轻视乔梁的,并没有真正把他放在眼里,但随着事态的一步步发展,苗培龙终于发现自己看走了眼,乔梁已经今非昔比,他不声不响就掌控了县里的一些重要部门,在悄悄扶持发展自己的力量。

乔梁为什么要这么做?毫无疑问,他是要壮大自己的势力同自己抗衡,作为松北县的二把手,乔梁似乎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才有资本和实力同一把手抗衡。

这让苗培龙感到了不安,他当然不会坐视乔梁一步步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,必须要采取一些可能的措施给予打击压制,决不能养虎为患。

如此,苗培龙对陶望的扶持,明面上看是在制衡蔡铭海,实则是最准了乔梁,是为了压住乔梁的势头。

和陶望吃完午饭后,苗培龙回到自己位于郊区的别墅,看着空荡荡的别墅,苗培龙心里有些惆怅,许婵已经搬出去了,这也是苗培龙主动提的,虽然内心深处有点不情愿,但比起自己的仕途前程,女人在苗培龙眼里就属于可有可无的东西了,可以拿来做交易,只要能讨好苏华新,别说一个许婵,就算是两个许婵,苗培龙也舍得。

其实苏华新对于许婵是否有那种想法,一切都还只是苗培龙的猜测,但即便是猜测,只要苗培龙认为可以利用许婵去讨好苏华新,那苗培龙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机会,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,苗培龙比谁都懂得如何揣测领导的心思并且去付诸行动。

看了下时间,已经快一点了,苗培龙走去卧室,打开里头的一个保险箱,从里边取出一个小金佛,这是一个商人送给苗培龙的,纯金打造,足有一斤多重,苗培龙一直放在保险箱里。

这会将小金佛拿出来,苗培龙想了想,装在一个盒子里,然后放入包里,这是苗培龙今晚打算带去黄原的。

今儿晚上,徐洪刚攒了局,说是已经跟苏华新那边约好了,去苏华新家里蹭饭,让苗培龙带上许婵,三人一起去省城黄原,苗培龙一听,当即答应了下来。

这其实也是几人前几天在饭局上提过的事,苗培龙没想到徐洪刚这么快就安排了,这从某种程度上也能看出徐洪刚和苏华新的确走得很近,两人的关系比外人想象的还密切。

不得不说,苗培龙是有些羡慕徐洪刚的,原本徐洪刚在市里边都有点被边缘化了,现在新调来的苏华新和徐洪刚有那么一层密切关系,对徐洪刚来说简直是有如神助,今后徐洪刚在市里的话语权肯定会有所改变。

羡慕归羡慕,苗培龙想到自己如今主动向徐洪刚靠拢,也算是间接攀上了苏华新这条线,心里也同样振奋,只要好好经营苏华新这条线,苏华新也许就是他今后的大贵人,这不,他只是看出苏华新对许婵流露出那么一点点兴趣,就已经开始在为后面的事做准备,而除了女人外,苗培龙也想试探一下苏华新是否还有其他爱好,他这会装进包里的这尊小金佛,就是晚上准备带去送给苏华新的。

苗培龙正想着心事,手机响了起来,见是许婵打来的,苗培龙接了起来。

“苗哥,你那边准备好了,咱们差不多该动身了,还得去市里和徐書记汇合呢。”电话那头的许婵说道。

“好,我这就开车过去,你等我。”苗培龙说道。

苗培龙这次去黄原也没打算带司机,而是打算自己开车,他和许婵得先去市里同徐洪刚汇合,三人再一起开车前往黄原,算下时间,这会是该动身了,晚上才能赶到黄原。

此刻,在县城的另一家饭店,乔梁也和姜秀秀在一起吃午饭,两人这会已经吃得差不多了,正在聊章婕的案子。

姜秀秀这些天面临的压力不小,尤其是章婕,目前仍死咬着不开口,不过随着调查深入,办案人员已经掌握了越来越多的证据,而现在困扰姜秀秀的,是对办案尺度的掌握。

这会姜秀秀说道,“县長现在我们查到章婕控制的一家工程公司,背后也有章副县長的影子,但章副县長不在我们的调查权限范围内,所以关于涉及到章副县長的线索,你看是不是移交给市检处理?”

“移交给市检肯定是不行的。”乔梁皱了皱眉头,就在前两天,市里刚刚任命了市检新的一把手,新任命的人选着让乔梁十分吃惊,没想到竟然会是目前在阳山县担任副書记的王庆成,在乔梁印象里,王庆成能力平平,并没什么特别突出的表现,而对方调任阳山县担任副書记的时间也并不長,虽然后来级别调为了正处,但资历并不丰厚,没想到这次竟然会破格提拔,着实让乔梁有些大跌眼镜。

但仔细想想,这出人意外的任命,其实也有其必然性,王庆成在市纪律部门工作时是张琳的手下,也正是因为张琳,乔梁才会对王庆成有所熟悉,知道对方是靠着赵晓兰的,那时候赵晓兰还是市纪律部门的副書记,张琳调走后,王庆成立刻就在赵晓兰的扶持下接任了三室主任,对方可以说是赵晓兰的心腹。

这次文远因为负面新闻被撤职,骆飞显然不会让市检一把手这么重要的职位落到别人手中,所以继续安排自己的亲信担任这一职位是骆飞的唯一选择,而王庆成是赵晓兰的心腹,骆飞选择对上面推荐王庆成,似乎也就不是那么让人意外了。

正是因为如今王庆成担任市检一把手,所以乔梁才不赞同把线索移交给市检,对王庆成的为人,乔梁很清楚,这人就是赵晓兰的看门狗,唯赵晓兰马首是瞻,压根指望不上。

沉默了片刻,乔梁问道,“目前涉及到章宏华的问题严重吗?”

“倒也不是很严重,但继续查下去的话,就不好说了,但我们也没权力调查涉及到章宏华的问题。”姜秀秀无奈地说道。

乔梁点了点头,章宏华是市管干部,县检无疑不能越权查办,但如果把线索移交给市检,那肯定也不行,除非是移交到市纪律部门那边去,乔梁才会放心一点,不过对于章宏华,乔梁心里有自己的想法。

姜秀秀见乔梁不说话,想了想,道,“县長,那要不先把涉及到章副县長的线索先压一压?”

“嗯,或许可以先放放。”乔梁眼睛眯了起来,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找章宏华谈谈,上次关于县局申请经费的事,章宏华那边还没回应,这货看来敲打得还不够。

乔梁想着心事,抬头看了姜秀秀一眼,见姜秀秀在发呆,伸手在姜秀秀眼前晃了晃,她才恍然回过神来。

“秀秀,你想什么呢?”乔梁笑着问道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姜秀秀连忙摇头。

“真的没有?”乔梁盯着姜秀秀多看了两眼,姜秀秀的脸色其实不大好看,刚吃饭的时候乔梁就注意到了,姜秀秀明显是有心事。

“没有。”姜秀秀再次摇头。

“秀秀,如果遇到什么事需要我帮忙,你尽管开口,反正咱俩也不是外人。”乔梁说道。

“会的,不过我真没什么事。”姜秀秀说道。

“嗯,没有就好。”乔梁点了点头,他感觉姜秀秀没说实话,不过姜秀秀也许是有什么私事不方便开口,乔梁也不好多问。

现在的乔梁和姜秀秀,自从乔梁上任松北县長,两人之间就没有再发生那种事,虽然姜秀秀有意,多次暗示乔梁,多次创造氛围,但乔梁却已经没有了那种想法,这让姜秀秀每每想起颇为失落,甚至有些伤感。

不过站在某个角度,姜秀秀也理解乔梁,甚至感激乔梁,因为乔梁这么做是为她的家庭考虑。

对乔梁来说,他不和姜秀秀做那事,不代表他不喜欢姜秀秀了,他一直就很喜欢甚至疼爱姜秀秀,姜秀秀曾经带给他的那些柔情和蜜意,永远铭刻在乔梁内心深处,对于姜秀秀给予自己的无私奉献和贡献,乔梁是非常感激的。

但乔梁来到松北担任县長后,面对现实,面对工作和各人生活的现实,面对姜秀秀回归家庭的现实,乔梁保持了清醒的头脑,知道自己哪些该做,哪些不该做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